展会信息港展会大全

王建宙:5G推动移动通信格局5大变化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日期:2020-03-04 10:13   浏览:2301次  值班编辑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的升级换代带来的市尝资本及战略上的变化,都将促成电信运营商在新的5G时代发生全方位的角色转变

图/视觉中国

王建宙 | 文

编者按:近期,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高级顾问、中国移动原董事长王建宙先生向《财经》杂志发来他撰写的有关5G推动移动通信业格局变化分析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王建宙从市尝资本、技术、战略多方面多层次总结分析了移动通信行业结构将发生五大变化。

其一,移动通信运营商共建共享网络在2G、3G时代很难实现共建共享,4G时代出现窗口,5G时代将会成为移动通信行业的一种常态。

其二,通过市场并购方式来整合移动网络的态势在5G时代还会延续。

其三,开放式智能化的无线接入网将在5G时代成为主流,这不仅代表了技术的发展方向,而且会降低网络设备的采购成本。

其四,电信运营商与互联网公司之间的合作还将继续深入。

其五,多年来人们将电信连接收入占比高的运营商视为强者,5G时代,运营商将继续在新的领域寻找新的收入增长机会,后者将成为新的强者。

以下为王建宙原文,原题为《5G推动移动通信业格局5大结构性变化》:

移动通信技术每一次升级换代,都给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会。同时,技术升级换代也会推动行业自身的结构性变化。

随着5G的建设和运营,移动通信业内正在发生5个方面的变化。

变化一:运营商共建共享5G网络成为现实

谁都知道建设一个全覆盖的移动通信网络需要付出巨大的投资,因此,常常有人说,没有必要重复建设那么多个网络,多家运营商合用一个网不就可以了吗?其实这也是电信运营商们一直在考虑的问题。在过去很长时间内,这是难以做到的。

2G时代,采用CDMA标准的运营商是不可能与采用GSM的运营商共享网络的。即便是一个同时拥有GSM网络和CDMA网络的运营商,也无法将自己的两个网络融合在一起。那时候,两个不同制式的网络各有自己的技术特色,让消费者选择。

在3G时代,有三种移动通信技术制式,他们也是互不兼容的,不同运营商之间当然也不可能共享网络。

到了4G时代,情况就不一样了。在4G标准制定的过程中已经确定,将TD-LTE与FDD LTE两种方式融合,互相兼容,还可以混合组网。可以说,从4G开始,移动通信运营商在技术上已经同质化,这就为共享网络创造了基础条件。再加上移动基站站址的获取也越来越困难,于是运营商们自然产生了共建共享网络的要求。为此,3GPP制定了不同运营商共享网络的技术规范。从4G开始,国际上有一些电信运营商在小范围内实现了无线基站的共建共享,降低了基站建设和维护成本,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5G的技术标准是高度统一的,5G的技术性能远超4G。但5G所需的频率资源多于4G,建设成本和运维成本也高于4G。鉴于以上原因,5G时代,运营商对共建共享网络的要求更加强烈,运营商们共建共享网络的技术条件也更加成熟了。

2019年初,我听到了意大利电信与意大利沃达丰两家运营商合作共建5G网络的消息,但仔细看一下内容,合作的范围比较窄,主要是共同使用基站铁塔。这与我们想象中的共建共享还有较远的距离。

2019年9月,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决定共享5G频率,共建5G网络。根据双方协议,两家运营商在全国范围内合作共建一张5G无线接入网络,双方划定区域,分区建设,各自负责在划定区域内的5G网络建设相关工作,谁建设、谁投资、谁维护、谁承担网络运维成本。

此举树立了运营商共建共享的榜样,在业界引起震动。两家运营商共建共享5G接入网,将会大幅度降低建设成本和运维成本,而且提升5G网络的技术指标。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各自都拥有在3.4 GHz 3.6 GHz频段范围内的100 MHz频率,两个运营商共享频率,使5G频率带宽达到200 MHZ,数据速率可获显著提升。

2020年2月,工信部向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广电颁发无线电频率使用许可证,同意三个运营商在全国范围内共同使用3.3 GHz 3.4 GHz 频段的频率用于5G室内覆盖。这是一个具有深远意义的创举,进一步推动了5G网络的共建共享。

多年来,全球的移动通信业界一直在探讨运营商共享频率和共享网络,但是此前走出的步子都比较小,这次中国的电信运营商开展5G网络大规模共建共享,在全球电信业界做出了示范,为整个行业提供成功的经验。

5G以后,移动通信技术还会继续升级换代。按照香农定理,要提升无线数据的速率无非是两条路,一是提高信噪比,二是增加频率带宽。到哪里去找新的频率呢?只有到高频段去找频率,采用毫米波或者比毫米波更高的频率。2019年世界无线电大会已将未来电信有源业务的可用频率资源上升到450 GHz。大家知道,无线电频率越高,绕射力越弱,这就需要更多的无线基站。运营商共建共享移动网络不仅有利于加快5G网络建设,也为5G以后的移动网络建设积累更多的经验。

移动通信运营商共建共享网络将会成为移动通信行业的一种常态。

变化二:并购促进了移动通信运营商的整合

电信行业原来是一个提供公用设施的行业,公用设施业最显著的特性是规模效应,供应商数量少,微利经营,稳步增长。

但移动通信的发展过程与此前的电信业发展不一样,移动通信进入市场后,立即受到市场的青睐,很快便出现了严重的供应短缺。于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许多国家高价拍卖移动通信频率,增发移动通信牌照。多数国家的移动通信运营商超过5家,有的国家更多,印度曾发了12个移动通信牌照。这样做既可以快速解决移动通信供应短缺的问题,还能通过多家运营商的剧烈竞争,克服了传统电信业价格高、质量低、服务差、技术发展缓慢等众多的弊玻

当时,移动通信企业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吸引了众多的资本,一度成为国际并购市场的主角。2000年,英国移动通信运营商沃达丰以1800亿美元收购德国移动通信运营商曼内斯曼,成为全球金额最高的并购案,这个纪录至今尚未被打破。那时,一个规模不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都可以天价被收购。由于移动通信运营商的估值很高,许多国家的综合电信运营商将移动业务从母体分离单独上市,从而获得更高的估值。

这种在资本市场支持下的众多运营商竞争的局面使得移动通信以最快的速度得到普及,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使手机在全球范围内从奢侈品变为人们生活的必需品。

移动通信运营商一直保持高速度的收入和利润增长,这种增长的最大的驱动力来自新增用户。尽管移动通信资费一直在降低,但由于每年新增用户的势头不减,移动通信运营商都能保持较好的盈利。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全球手机数量超过70亿部,也就是全球人均拥有1部手机的时候,新用户的增长终于放缓。

于是,近年来,有的移动通信运营商出现了收入的负增长,有的甚至出现了亏损。只要拿到移动通信的牌照,无论网络规模大小都能盈利的日子没有了。一些规模偏小的移动通信运营商显然支撑不下去了。在这种情况下,移动通信行业出现了新一轮的并购。

美国,原有五家从事移动通信的电信运营商,其中AT&T和威瑞信(Verizon)的规模较大,其它三家的规模较校几年前,市场份额排第四和第五的斯普林特(Sprint)与奈科斯泰(Nextel)合并,减少了一家运营商,后来,斯普林特又与T-Mobile合并,又减少了一家。

欧洲,情况也差不多,移动通信运营商的数量基本上都是朝5变4,或5变3的方向走。

就连原先移动通信运营商数量最多的印度,也发生了一系列的整合。经过整合,沃达丰艾迪埃(Vodafone Idea),巴蒂埃泰尔(Bharti Airtel)和信实Jio(Reliance Jio)三个运营商占有90%以上的移动市场份额,他们三家的用户数超过11亿户。

可以预期,这种通过市场并购方式对移动网络的整合还会继续。

变化三:开放式智能化的无线接入网初露端倪

电信运营商与电信设备制造商合作,积极推动软件定义网络(SDN)和网络功能虚拟化(NFV),并已经在5G的核心网得以实现。

5G核心网采用的是基于通用设备,通过云设施和虚拟化网元实施软件定义网络的结构。在这种结构下,软件与硬件解耦,网元功能以软件的形式存在,通过网络切片把一个物理网络变成多个具有不同功能的虚拟网络。这种新的结构不仅提升了网络的灵活性,而且最大限度地利用了通用化的硬件,节约了建设和维护成本,有利于缓解移动通信运营商重资产运营的状况。

不过,不少运营商的观点是,光是核心网实现软硬件的解耦还是不够的,因为移动网络成本构成的大头是无线接入网。运营商希望无线接入网也能实现软硬件的分离,建立开放式的无线接入网(Open RAN)。这种开放式的无线接入网采用集中化的通用硬件平台,实现接口的开放和软件的开源,通过智能化控制,建立虚拟化的无线网络,达到灵活、高效和低成本的目标。

运营商的呼声越来越高,由各国运营商主导的O-RAN联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的,此外,由Facebook发起的TIP也一直在开展类似的工作。O-RAN联盟和TIP已宣布了一项联络协议,双方开展合作,以确保他们在开发可互操作的开放式无线接入网解决方案方面的一致性。

进入2020年以后,支持开放式无线接入网的运营商越来越多,连阿联酋的运营商Etisalat都宣布,从2020年开始,要在中东非洲地区推出虚拟化无线接入网。

电信运营商对这种开放式的无线接入网抱有很大的热情,这不仅代表了技术的发展方向,而且会降低网络设备的采购成本。不过,传统电信设备制造商对此没有太大的兴趣,他们担心采用通用设备会降低效率,增加能耗。欧洲有一家传统电信设备制造商的高管明确表示无法接受软件开源。

2019年11月,英国运营商沃达丰宣布要在14个国家建设10万个开放式无线基站,并发出了信息问询书(RFI),响应者大部分是一些新的规模较小的制造公司,传统的电信设备制造商都没有参与进来。

诚然,建立开放式的无线接入网会涉及到整个接入网架构的彻底变化,不仅工作量大,而且存在一定的风险,但硬件与软件的解耦毕竟是网络技术的发展趋势。期待着业界尽快达成共识,聚集力量研发开放式智能化的无线接入网。

变化四:电信运营商与互联网公司开展深度合作

电信运营商与互联网公司并不是一种完全的竞争关系,尽管互联网公司通过社交网络推出的应用在很大程度上替代了传统的话音和短信,但是社交网络本身也给电信运营商增添了流量收入。数据流量是移动互联网的基础,目前数据流量收入已经超过话音和短信收入,成为电信运营商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电信运营商曾经称移动互联网应用服务提供者为OTT,埋怨OTT无须花巨资建设移动网络,跳过电信运营商,直接在移动网络上向用户提供各种应用服务。现在,这样的埋怨已经很少听到了。事实上,如果没有应用开发商的参与,仅仅靠电信运营商自己开发应用服务,就不可能有如此繁荣的移动互联网市场,运营商也不可能有如此快速增长的数据流量业务。

电信运营商除了自己开发移动互联网应用服务以外,还与互联网公司加强了合作,共同推广移动互联网的应用,以此来促进数据流量的增加。现在,电信运营商与互联网公司的合作不断加强,合作的范围越来越广阔。

电信运营商与互联网公司的深度合作在云服务方面表现得特别突出。美国电信运营商威瑞信宣布与亚马逊合作推出5G边缘云服务。在此以前。威瑞信关闭了自己的云平台,出售了共29处数据中心,选择亚马逊的AWS作为自己的云服务商,将威瑞信的上千个业务应用程序和数据库后端系统转移到AWS上。无独有偶,美国的另一家电信运营商AT&T也出售了31处数据中心,将自己的业务迁至微软的Azure云服务,后来又宣布将其5G网络的边缘计算功能与Azure云服务进行整合。这些电信公司曾经大力拓展数据中心,希望以自身的传输优势扩大托管业务,但是始终无法将此业务做大,更无法与亚马逊、微软、谷歌的云服务竞争,于是干脆关闭了这项业务,而且将自己的云计算应用也转移到外部的云服务平台上。

业界很关注这种电信运营商与电商或互联网技术公司深度合作推广云服务的方式。但是,我们应该看到,云服务市场其实刚刚开始,尽管目前电商企业在云服务的市场上占有较大的市场份额,但是随着云服务市场规模的发展,这种市场格局还会发生变化。电信运营商可以探索各种方法去发展云服务,扩大市场份额。事实上,一些电信运营商主导的云服务系统也势头很猛。例如德国电信的“开放式电信云(Open Telekom Cloud)” 充分发挥了电信运营商在提供基础设施服务方面的优势,深受市场欢迎。

变化五:非电信服务收入的份额呈增长趋势

GSMA发布了“2018年非电信服务收入在电信运营商业务收入中的贡献”报告。报告提出:“电信运营商正在寻找网络连接以外的收入来源去抵消核心业务收入的增长停滞”。看到报告中公布的数字,我感到吃惊。美国AT&T的非电信业务收入已达40%,韩国电信和日本软银的非电信收入超过30%,土耳其移动(Turkcell)的非电信收入也超过25%。报告中的非电信收入包括媒体、有线电视、物联网金融和各种数字化服务。

报告中有一个排行榜,将全球主要电信运营商按非电信收入占比的高低排列,占比高的运营商排在前面。看了这个排行榜,我甚至有些不适应,因为在我们这个行业,以前一直是将电信连接收入占比高的运营商视为强者的。

有的电信运营商是通过大手笔的收购来提升非电信收入比重的。美国AT&T以490亿美元收购了有线电视公司DirectTV,又以845亿美元收购了媒体公司时代华纳。日本软银以310亿美金收购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

也有的运营商是通过自身开拓新的业务来提升非电信收入比重的。法国电信建立了橙银行(Orange Bank),提供移动支付、储蓄、支票、借记卡等各种金融服务。该银行成立两年后就有了50万客户。

当连接服务的收入增长停滞,运营商利润开始下降的时候,运营商都在新的领域寻找新的收入增长机会。

当然,电信运营商要进入新的领域是很困难的,首先是很难得到投资者的支持。电信运营商的股东多是机构投资者,而通常机构投资者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他们都有自己的投资组合。当电信运营商要进入新的领域时,投资者往往已经拥有这个领域的公司的股权了,他们不喜欢电信运营商再进入。

多年前,当中国移动要入股浦发银行的时候,我们听到的是一片来自投行分析师的反对声,他们认为此举是“不务正业”。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样的股权合作不仅能促进双方业务的合作,而且给中国移动带来了可观的增量利润。

投行分析师通常会给业务单一的公司提高估值,有时一个公司进入新的领域,不仅不能提高估值,反而要降低估值。但是这种估值方法并不合理。

看一下电信设备制造企业的情况。当年为了体现业务集中,爱立信将手机制造业务分拆出去,专门从事电信网络设备制造。而诺基亚则将网络设备制造业务分拆出去,专门从事手机制造。这种做法在当时很流行,受到投行分析师的赞赏。但是,华为和三星却采取了不同的战略,他们坚持网络设备与手机终端共同发展,而且还进入半导体集成电路领域。今天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到,集网络设备、手机终端、半导体集成电路于一体的制造商具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他们的财务业绩远胜于产品单一的同行。

在移动通信发展的过程中,其生态系统的范围在不断扩大。移动通信运营商提供的“管道”服务产生的价值正在向生态系统的各个环节延伸。电信运营商可以抓住这个机会,努力进入延伸领域,扩大业务范围。今天,电信运营商确有必要借鉴互联网提供商的经营模式。互联网公司通过延伸服务获取价值,并以此来平衡基础服务的成本,已经走出一条成熟的路。进入5G时代,移动通信生态系统的范围更大了,电信运营商有广阔的拓展空间,关键是要选择进入最能发挥自己优势的领域。

以前,业内常常称新业务为电信增值业务,有点锦上添花的味道,今天,对电信运营商而言,新业务的收入或许会成为增量收入的主要来源。电信运营商如何利用自身优势,延伸自己在生态系统中的作用,这是一个大战略。

作者为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高级顾问、中国移动原董事长,编辑:谢丽容

赞助本站

人工智能实验室
AiLab云推荐
展开
Copyright © 2010-2020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实验室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公司动态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工作机会 | 展会港